MiWoo

我要当个艺术家!

【开鹿/桃色/繁星】向我开炮(守望先锋电竞AU/全员向)C4

C4 天降正义


都说来中国这个决定是机遇也是挑战。

当新鲜感和对新生活的喜悦像潮水一样慢慢褪去后,那些锋利的礁石也露出了它们不太友善的面目。

他们是无往不利的,但他们也是孤立无援的。

EXO来到这个国度,享受了这些优厚的待遇,也不得不付出代价——面对莫大的敌视和恶意。

 

即使语言不通也不熟悉中国的社交网络,他们也大致知道中国守望电竞圈并不欢迎他们,可条件所限,打字语音都无法沟通交流,在尚无计可施的现下,也只能带着一点侥幸走一步算一步,沟通不了能赢就行。也许他们会永远作为一支奇特的外援队伍,格格不入却又让人难以忽视地存在于天梯与各个比赛中。

 

但没有想到,这样微妙地保持着平衡的局面很快便难以为继了。

 

EXO是在第二赛季中期进驻中国的,队员们的ID高挂国服榜首半个月的时间,临赛季末眼看要轻松夺魁的时候,变故陡升——几队外挂*花大力气专门狙击他们,十个以上一起排,狙击到了就演,一下子吃了他们许多分,比赛时更是在频道里用各国语言大肆辱骂他们,气焰嚣张至极。都吃了亏之后队员们只好相依为命拉起来六排,可碰上挂依然难打,偶尔打赢也打得精疲力竭,在这拉拉扯扯之下,排名也都掉了下去。而国内电竞圈的粉丝们的反应却相当暧昧不清,原来总自诩正义痛恨外挂的都缄口不言暗中窃喜,而无所顾忌的那些直接幸灾乐祸拍手叫好,大概都是觉得“虽然开挂死全家,但爱国人士的事情,怎么能叫开挂呢。”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天,队员大都心灰意冷,逐渐也就打得不那么勤快了,这种化为实质的恶意实在让人愉快不起来。但要说有多大受打击,却也是没有的,至少背负纯然的敌意比背负期待还是来得要轻松些。

 

只有两天赛季就结束了,队员们不愿自找苦吃,每天照常按原来作息打排位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金钟仁一个。

作为原国服第一名,受到关注和“重点照顾”最多的是金钟仁。

而被外挂演下宝座,感受到的心理落差最小的,也是金钟仁。因为他从没想过选择一条平坦的道路,打一开始,他眼前的世界就尽是看山喜不平。当梦中的风浪和远航遥不可及的时候,土地上的一点崎岖也能使人感到一丝慰藉。

一方面,面对陌生而蛮不讲理的敌意,金钟仁的内心充满愤懑不平;可另一方面,看到队伍和队员受挫,又能感到一丝模糊的快意,他到底还是无法对自己的境遇和无人分享的苦闷做到毫无芥蒂。这样的波折,似乎又让他们像过去一样紧紧依靠了。

失去了国服第一的位置,他倒并不在乎,一来陌生的游戏环境,荣耀也无人分享,登顶也不能还乡;二来他绝对的实力早不需这样一个第一来证明。保持不了第一,但也掉不到哪里去了,他照旧打,小幅度地浮浮沉沉,用头顶那些挂,权当一种锻炼。

金钟仁不是一个轻易屈服的人,鹿死谁手谁也没有把握断定。

 

面无表情地离开失败的比赛界面,金钟仁机械地点下搜寻比赛的按键,心中无比郁卒——刚遇到一拨五排的挂和他在同一边,和对面的六个玩家在比赛频道里做一些看不懂的交流,直接让了。这种情况最让人觉得无力,个人能力毫无用处,一打十一论谁也无力回天,最恼人的是对面的六个人应该都不是挂,却也毫无心理负担地和挂队通力合作,直接把他们平推到点。

“这真的是在自虐了”金钟仁有些茫然地想,却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他看着搜索比赛的不停转动的小圆圈,心中少有地感到动摇。

 

在这阵阵起伏的心绪里,他再一次排进了比赛,一眼便头疼地看到刚刚五排的挂队这次到了对面。深吸一口气按捺下心中的烦躁,再看看队友,还好都只是普通路人,起码还是有的打的。内心稍定仔细看了看两边,发现对面的那个孤零零的路人并不陌生,还是个主播——主播,金钟仁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点希望:主播一般碍于形象,都不会公然保挂,而是选择挂机。不出意料的话,这会是一场五打六的比赛,虽然难打但还是可以一试。

 

 

鹿晗看看五排的外挂队友,又看看对面那个神秘高冷的棒子,一阵无语,一时也不知这是故意还是巧合。最近“爱国”外挂专演棒子这件事已经传遍国服了,虽然他对这个不交流还曾经“演”过他的大腿并没什么好印象,对外挂也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但这件事压根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余地,作弊行为就是该遭到抵制,无论打着什么旗号都不该纵容。

从外挂开始针对KAI开始,也有好几天了,他居然现在依然还在打天梯……鹿晗试想了一下假如是自己,不禁恶寒了一下,他肯定早眼不见心不烦撒手不打了,思及此,他竟然对这个棒子产生了些许同情和敬佩。

眼看着挂们纷纷掏出堡垒大锤天使猎空,他叹口气选了小美*。在比赛频道里打到:“我们输,你们过会儿别打我。”

 

金钟仁选的依然是麦克雷,准备时间里,对面那个主播在比赛频道里打了字,应该是和他们沟通过了不会保挂*,他不禁松了一口气,在这糟糕透顶的几天里,这都可以说是数的过来的好事情了。比赛开始,一出门便掉了两个队友,一看,对面果然是外挂的常用套路,奶锤堡*、安娜、猎空。这都在意料之中,他拿麦克雷就是为了针对猎空,虽然这个挂队的自瞄猎空走位意识都有、非常难打,但一枪爆头就能直接带走,solo*他是有信心至少五五开的。

 

而开打之后的情形更是在金钟仁意料之外,对面的主播不仅没有保挂,而且选了美专门封外挂奶锤堡的墙,有了他的干扰,这组外挂奶锤堡的作用和效率一下子减小了许多,再加上金钟仁稳定的发挥,他们这边居然小有优势。

先打的进攻,当车推到点的时候,金钟仁几乎有些难以置信,不光是因为怼挂少有顺风的时候,更因为在这里鲜少有人在遇到他的时候依然这样坚持游戏的规则和正义,愿意挂机的有一些,可从没有人这样卖力地维护他、哪怕是他的队友的游戏体验。而遇到的这些队友,老实说,能勉为其难和他配合、不演他就不错了。

或许对面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有个韩国人,金钟仁这样想到,或许这个主播只是尤其正义特别厌恶外挂,或许他只是沾了五个路人队友的光。经过这几天的种种后,他已经对自己所受到的排斥有了深刻的理解,不敢报什么期望了。但纵然如此,此刻的他依旧是无比感谢那个人的。纵然完全不认识这几个字,他也依然郑重而仔细地看了看那个ID,试图把它印在脑海里。

这时,他注意到,对面的外挂开始在比赛频道不断发消息,也不知道实在骂自己还是嘲讽那个主播,打从心底,他希望是前者吧。

 

换他们防守时,可能是考虑到奶锤堡还是给他们造成了挺大的威胁,主播抢了大锤,还不停跑过来给他们送能量,这为了他们能赢可以说真的不遗余力了。来了个充电宝大锤,的确是比刚刚更好打了一些。

大概是内心受了不小的鼓舞,金钟仁一时间手感爆炸,疯狂输出,一连点掉了猎空天使和堡垒后,手热得发烫,一不小心动作流畅地把在他面前乱晃的大锤也点死了。看到跳出的团灭两个字,他才反应了过来,“啊”地短促惊呼出声,有些不安又有点羞赧地笑了起来,笑完又感到了些许郁闷和沮丧——人家好心好意碰上自己这种失误,怕是不高兴吧。

嗨呀,怎么就没注意下呢

在他纠结不已的时候,主播在比赛频道里发了“。。。”的字符,金钟仁更加无措了,但愿意抱怨代表着其实不那么介意对吧。正想着该怎么办,要不要解释一下又要怎样解释时,比赛频道里又蹦出来一行字:“别打我呀。”——用的还是韩文。

金钟仁愣住了,他几乎是有点受宠若惊了,看这意思,这个人对于他是谁以及外挂针对的是谁都明白的清清楚楚,还特地用韩语和他交流——也不知会韩语的是主播本人还是他的观众。有点尴尬地抿了抿嘴,他在聊天框里打了又删,不知道该怎样回应。

发过来的是一个祈使句,似乎并不需要他解释,他纠结半晌,最终还是退出聊天,懊恼地重新投入了战局。

 

最后他们有惊无险地战胜了外挂,比赛频道里刷得飞快,不知是不是又在打骂仗。金钟仁当然是没有参与,而那个主播也一言不发就离开了比赛频道,想必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他点开了这个“鹿小爷”的生涯概况,惊奇的发现这居然也是一个玩DPS的,用的最多的还是法老之鹰这样有个性的英雄,模糊地回想自己排到他的那些次,他……好像都被迫补位了?

金钟仁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哥们儿说不定对自己印象不太好,可能还颇有怨念。鼠标下拉,扫了扫他的数据,都挺优秀的。不如下次遇到他,选毛妹给他套盾吧?

 

而此刻,鹿晗正在进行新一轮的搜索比赛,表面上不显,实则内心郁闷至极——刚刚的大佬也太特么高冷了吧,我累死累活拦着挂就是为了把自己的分送给他们,为了他还被那些垃圾外挂喷了一身粪,结果一句谢谢不说,居然还毫无歉疚地打他。

自从上次遇到没法交流后,鹿晗特意在打游戏的电脑上装了韩文输入法,这次好不容易派上用场,结果大佬毫无反应,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他男人的面子无处安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下了游戏立马就要把韩文输入法给卸了!

弹幕里观众们还在疯狂夸他正义有原则,成吨的赞美并不能美丽鹿晗的心情,他面瘫着脸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弹幕,一句话都不想说。

 

突然,游戏里跳出一条好友请求,因为天天加他的路人和水友都很多,鹿晗不甚在意地点开看了一眼。

这一眼,他就愣住了——“来自EXOKAI的好友请求”。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鹿晗已经笑出一脸褶子了,弹幕里更是“哇——”成了一片。

国服第一大佬主动加他好友!

韩国棒子主动要和他进行交流!!

可把他牛逼坏了!!!

 

鹿晗故作高冷,清清嗓子,轻描淡写,实则手比谁都快地秒点了接受,内心暗爽不已全是波动。

 

这分掉的值!

这棒子可还算有点良心!!

美滋滋!!!

 

 

注解:
外挂:就是大家说的“开挂”,就是在游戏中作弊,有自动瞄准挂、透视挂等,性质非常恶劣,开挂可以举报,核实后官方会封掉作弊的账号,但是网易效率不太高,封号通常会比较慢。


保挂:指自己没有开挂,却选择一些能保护队友的角色帮助作弊的玩家,利用开挂的人帮助自己上分。


奶锤堡:天使大锤和堡垒的组合,是一个以堡垒为核心的套路,大锤举盾保护堡垒,天使給堡垒加血加攻,以堡垒打得准为基础,很适合开挂自瞄的堡垒。


小美:游戏中的一个角色,可以放冰墙,可以挡住敌人也可以挡住队友,是阻止己方外挂的通常用的英雄。


solo:单挑



————————————————————

其实本来想每一章都换一个人的视角写,换了三个后换不下去了hhh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