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Woo

我要当个艺术家!

【开鹿/桃色/繁星】向我开炮(守望先锋电竞AU/全员向)C3

C3 天梯一带五,来五个会喊666的五百强

 

边伯贤是个相当随遇而安的人。

 

来中国快一周了,边伯贤对现在的日子相当满意。新东家敲锣打鼓张灯结彩地把他们迎进了EXO在中国S市的这个新基地。原以为在SM这个韩国数一数二的俱乐部中,他们各方面的条件已经够优越了。但到了这儿一比,顿有苦尽甘来之感。新的基地在一个创意园区里,不是市中心的位置,但胜在环境优美、设施齐全、交通便利、空间宽敞。训练室不用说,设备都配的是最顶尖的,有的外设甚至想让他撇开原来自己惯用的去试一试;宿舍也夸张得不行,一人一个单间,都是精装修过的崭新的房间,客厅里甚至摆了架钢琴——你别说,边伯贤还真会弹钢琴。

第一天踏进这个新环境的时候,几个大男孩兴奋异常,那点儿背井离乡前途未卜的惆怅迷茫瞬间就被抛诸脑后,这儿也新鲜那儿也新鲜,第一次对以后的生活有了点期盼,那些正堵在他们面前的种种问题也似乎变得不那么困难了。

 

那位促成这一切的出资人,只在他们入驻的欢迎晚宴上匆匆露了一个面,要不是知道他买EXO所花的天价和眼前这无可挑剔的准备,边伯贤几乎要以为这位金主对他们毫不上心了。

但最出乎他们所有人意料的是,他们的新老板,居然是个年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出场的时候,架着墨镜带着耳钉,穿着印花T恤和松松垮垮的裤子,打扮潮流得一刚,表情也不屑得飞起,配上墨镜后棱角分明的脸,比起青年企业家,更像个黑泡歌手。边伯贤觉得,哪怕他下一秒开口就是rap,他都不会感到惊奇。

这位新老板带着相当官方的笑容简单地致了一个欢迎词便离场了,仿佛他在他们身上花的大价钱也就只值他花这么半个小时的时间,这让EXO的队员们感到相当茫然,下午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点信心都动摇了起来。

 

还好,晚宴结束后,他们的新领队对他们进行了一番安抚,新领队李承焕虽是SM随队附送的工作人员,不过以前并不带他们。由于前期接洽工作都是他负责,对具体情况比队员们了解得多。

从他口中,边伯贤得知,这位新老板名叫吴亦凡,是个出了名的富二代,父亲是中国资产前几位的企业家,自己的事业也涉及好多领域,比如房产、影视等,又好比这次投资的电子俱乐部,他甚至自己还拥有一个直播平台。

 

总而言之,跟着吴老板,有肉吃。

 

边伯贤听得是不停咋舌,心道原来如此,想来挥金如土买个战队也的确像是一个富二代才干得出来的事。提起来的心才复又落地。

 

安顿下来后,边伯贤开始了一边适应新生活,一边在国服练号打天梯的日子。之前在韩服苦苦鏖战的日子一去不返,两三个成员一起排,国服打起来就是虐菜,分数蹭蹭往上爬,所向披靡锐不可当,怎一个爽字了得。

 

每天美滋滋地在舒适的环境里打游戏,打累了出门寻觅美食,兴致来了还能弹弹钢琴和灿烈嘟嘟一起吼几首歌,这日子真真是好不惬意,回想起之前在SM坎坷艰辛的时光,都像是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可边伯贤美妙新生活的这幸福旋律中却有一个不和谐的音符——这美中不足,便是队员之一,金钟仁。伯贤对这位弟弟的近来状态可谓是担忧不已。

 

在队员中,打排位劲头最足的有两个人,一个是边伯贤自己,一个便是金钟仁,两人经常打到三四点钟乃至通宵,朴灿烈也经常跟着嗨,所以他们三个的天梯分数是队里最高的。而剩下的队员好不容易能喘口气,就都不紧不慢地打着排位。

 

虽然作息吻合,总是双排,但边伯贤清楚地能感到金钟仁与他状态的差别。

 

他是因为新鲜感足、享受一路赢的喜悦,纯粹好玩,才一直打天梯。可金钟仁不一样,自打来了以后,就很少露出个笑来,话都少了许多,整天就闷头打排位,仿佛憋着一股劲儿似的。

 

边伯贤想过金钟仁是不是因为不熟悉、不适应新环境而想家,又或者是因为他处的最好的亲故文奎选择留在了韩国而闷闷不乐,但他知道都不是。他明显能感觉出来,金钟仁比在韩国的时候还要压抑、还要焦虑。

 

比如打排位的时候,对手犯了搞笑的低级错误,边伯贤能够笑得手上失误,眉飞色舞地扭头看坐在边上的金钟仁时,却总能看见他表情凝重、失望甚至有些愤怒的神情。

这样的事发生过几遍后,伯贤逐渐也沉默下来了。

 

其实自己是能够理解金钟仁的心情的,边伯贤想。他是很乐于接受环境的改变,但他也知鸿鹄之志,他知道金钟仁宁愿艰难地咬牙拼杀,也不愿意生活毫无挑战。在金钟仁的眼里,他们不过是在这里享乐,浪费生命吧。

 

他隐隐感觉金钟仁钻进了牛角尖,他能感受到这个弟弟的那种优越感,那种不屑与新环境为伍的固执,可要真说起来,这种傲慢又来得有理有据,让他无法张口开导他。

 

更何况,他们有时候的任务,是真的够浪费时间的。

 

比如,带新老板打游戏。

 

老板要打游戏,众人自然是要前呼后应前拥后簇地一起陪着的,不然哪对得起老板撒下的大把钞票呢。光陪还不够,还得带着赢,赢也不够,还要让老板觉得打得爽——这就便是个有点难度的工作了,因为这位老板,老实说,菜得抠脚。

 

为保万无一失,队员们带老板六排打天梯。

谁不打?大家很有默契地未经讨论就决定不带金钟仁。一来,这个弟弟心高气傲,陪打游戏还陪笑这种事,要他做,心里怎么都得膈应一阵。二来,老板上阵,自然是要打最威风八面最爽的输出,正好和金钟仁冲突。综上所述,这样的安排再合适不过了。

 

于是在月黑风高的一个晚上,边伯贤、朴灿烈、都暻秀、吴世勋、金俊绵带着老板吴亦凡的黑车就开了起来。这样一个配置,理论上碰上什么样的职业车队都不慌,五打六也没在怕的。

 

金钟仁没兴趣围观他们带老板,一个人去打排位了。

边伯贤在旁瞥见,表示担忧:你就别排了吧,遇到我们怎么办。

金钟仁一笑置之:我单排,遇不上你们六排的。

 

游戏一开,对面是个六排职业队,边伯贤开开心心地就打了起来,因为这边带了个麻瓜,还要保证麻瓜的游戏体验,所以打得是热火朝天旗鼓相当有来有往。

边伯贤和朴灿烈都玩得开,对于这种带老板的任务,非但不讨厌,还都觉得挺有趣的,变着法子给吴老板创造输出环境送人头,虽然语言不通,但依然交流得非常积极——“nice”和现学的“666666”喊得那是相当熟练。

吴老板倒是比较矜持,面对队员们的盛赞,表现得不卑不亢,偶尔用英文回应几句,虽然打得菜,但是高手风范相当到位。在相当火热的氛围中,终于是打赢了对面。

 

可下一局一开,队员们俱是一片惊呼,边伯贤望着对面五排以外那个孤零零的ID,惨叫道:“让你别排嘛,你看这下排到了吧!不管不管,老板最重要,金钟仁你必须输啊!”

这厢金钟仁也傻眼了,谁知道单排还真能遇上五排、撞车老板啊,他虽然高傲,但也没熊到想拼命吃金主分的程度。可再看看五排的队友,还都有点眼熟,都是天梯上常碰见的人,也不愿意真的演他们一把。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万全的法子,只得先打着。

当EXO全队的队员都还在凌乱中的时候,吴亦凡居然不慌不忙地跟对面的人在比赛频道聊起了天。

橘黄色的中文字来来去去,队员们自然看不懂,正当抓耳挠腮时,吴亦凡难得贴心地用英文和他们解释道:“对面叫‘本名刘壮实’的那个是个主播,这是他小号,我给他送过礼物,很厉害的,你们可给力点儿。”

尽管对老板判断人“厉害”与否的标准存疑,尽管英语水平参差不齐的队员们都不一定听懂了老板在说什么,但大家还是都一顿无脑乱附和“ok ok ok!”“hao hao hao!”狗腿得很。

一开打,吴亦凡这边士气倒是很高涨,有冤报冤有仇报仇,都誓要把金钟仁这个拽拽的弟弟打趴下。
为了给吴亦凡制造好的输出环境,几人时时刻刻都在注意他的战况。吴亦凡拿的是死神,这种打完子弹直接扔枪换新枪的拉风的输出就无比适合土豪。眼瞅着打了两波团战死神终于有大招*了,朴灿烈喊道“查莉娅!”都暻秀心领神会,重力喷涌的大招就放了出去,把对面四个人聚到了一起。“奈斯!”朴灿烈深知对面哪怕被吊起来打,也严重威胁了自家走位耿直枪还不准的死神的生命安全,像大招不要钱一样,果断又放了一个裂地猛击,顿时对面被拍倒一片。

 

“克里斯克里斯!!!Q!Q!Q!”队员们赶紧七嘴八舌地喊了起来,催促吴亦凡赶紧去放大,这波能五杀的话,全场最佳*就稳了,也不枉大家殚精竭虑煞费苦心了。吴亦凡见此情此景,也十分激动,只觉机会绝佳,倒没意识到机会是强行创造出来的,兴冲冲地跑过去按下Q键死亡绽放。可滚筒洗衣机还没转到半圈,斜里突然“嗖”得飞出来一支睡眠针,正中正在放大的死神,游戏放大台词都还没来得及喊出来的死神瞬间倒地,呼呼大睡。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语音里寂静了一秒,队员们才哇哇乱叫起来,手忙脚乱地纷纷去给还没起身的敌人们补刀,顺便去捉一下对面刚刚那个漏了网的坏人好事的安娜。一顿混战,这边也阵亡几个之后,屏幕上方才跳出了“团灭”*两个大字。

 

朴灿烈和边伯贤尴尬打着岔,余光瞥见吴世勋闭了麦趴在桌子上笑得直不起腰,不由也有点想笑,但又怕老板翻脸,憋得十分辛苦。

谁知,吴亦凡表现得十分坦然,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在语音里叹息道“唉,可惜了,刚刚我有个机会挺好的。对面的安娜太强了,睡得太准了,准准准。”

他们见吴亦凡一无所知的样子,赶忙顺着台阶下来纷纷附和他的话,准准准,准准准,而那边吴世勋已经哈哈哈笑出声了。

没想到吴亦凡光说说还不算完,还在比赛频道里打起了字,用前辈高手的语气夸赞道:“安娜挺厉害。”

虽然看不懂,但EXO队员不用猜都知道他说了什么,顿时掩面,感到丢人丢到了对面去,第一次有了一种为了金钱出卖尊严的感觉——现在说不认识这个人还来得及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吴老板看出来了对面安娜厉害,丝毫没感觉到自家队员厉害。

 

他更加不知道的是,那个厉害的安娜,和他的队友们,此刻气氛一片凝重。

 

“这可咋整,打不过啊。”张艺兴,厉害的安娜、长沙小骄傲、主播Lay本人,有气无力地吐槽着。打不过,真的打不过,哪怕他一个技能counter*了死神的一个大招,也还是打不过。

 

“谁拉我五排的,站出来!自己领个锅先。”鹿晗觉得自己已经怪carry的了,虽然没被碾压,可是苦苦支撑最后惜败更难受了,憋屈得不行。

 

“可我们不也有大腿吗!?”一起排的另一个主播HZT-ao语气不善半真半假地抱怨起来,我还把输出位让给他了呢!”众人一起望向那个小队以外、甚至不在队伍语音的EXOKAI,“演*我们啊!带我们一起给老板送分啊!”韬向来心直口快有话直说,这几句话一出,引得几个人的弹幕纷纷附和,又一次把这个EXOKAI喷了一通。

 

“他伤害量打得……应该也说得过去了……”鹿晗勉强为这个KAI说了句公道话,可心里也清楚,要说这人尽全力打了,鹿晗自己也是万万不信的,EXO的主C怎么可能就这么点儿水平。可对面是他们老板吴亦凡,好像也没法强行要求他们认真面对,唉,咋这么背呢,怪果然还是要怪拉他五排的兔崽子!

默默抓狂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桃子,你要打输出吗,我让给你呗,我也能补位。”

“唉鹿哥你的皮皮虾大锤还是两千分毛妹?拉倒吧——诶吴亦凡在说什么呢?”韬疑惑地看着比赛频道,下一秒就哈哈哈哈哈狂笑了起来:“Lay哥他在夸你安娜强!!!”

 

众人看清吴亦凡在比赛频道发的那句“安娜挺厉害”,回想起刚刚比赛时的情景,顿时都乐得不行,连打不赢的郁闷都顾不上了。

张艺兴一阵无语地敲了“。。。。。”几个句号过去。

鹿晗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兴致冲冲地在频道里发:“是吧!我们安娜也是主播,特别强!吴总你要不要也来看看送送礼物!”

“哎鹿哥你干嘛呢?”张艺兴未来得及阻止,就看见鹿哥把他的­­­平台直播间号都给发了出去。“……哇直接给人家发敌台直播间地址,鹿哥你也太嚣张了……”­­­­­­­­­­

谁知对面一本正经又回过来:“是很强,改天去看看。”

张艺兴表示无话可说。

 

“可以可以不亏不亏,输场比赛给蛋蛋拉了个土豪观众,赚了赚了。”鹿晗乐呵起来,想想又在比赛频道里开玩笑:“吴总吃了我们的分记得给我们每个人送个礼物啊。”

 

“一定的一定的。”

 

这下大家没啥可抱怨的了,虽然对这个单排“演员”队友仍有些不满,还是欢声笑语打出了GG。

 

而掉了把分的金钟仁这下总算是学乖了,也不敢继续打,百无聊赖地回屋睡觉去了。

 

注解:

1.     大招:守望先锋中大招一般是很厉害的必杀技,通常是Q按键,蓄满能量后方可释放。大招没打到任何人叫“空大”。

2.全场最佳:每场比赛会选出最关键的一波操作作为全场最佳在比赛结束后回放

3.团灭:当敌方同时处于阵亡状态时,己方会显示对方团灭。

4.Counter:反制的意思

5.演员:天梯上故意不好好打导致己方战败的人通常会被称为演员。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