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Woo

我要当个艺术家!

【路歌】Whisper on the wind C2

上一章C1戳http://may-whisper.lofter.com/post/4285c1_7336bd1

——————————————————————————————

 

 

C2

“我今天回家,走啦!”打定主意要拼命进步的鹿晗匆匆忙忙与两位好友道别,准备回学校附近租住的房子收拾些东西。

经过一个忙碌的下午,夜幕依然降临。夜晚的莱尤学院灯火通明,成片的温暖而明亮的光亮被窗和墙分割成不同的空间与不同的故事,像无数漂浮的灯塔在黑夜中无比璀璨,鹿晗一步步走出光明的沐浴,回首顾望,不禁微微抿嘴笑了笑。

 

想来,这里,也是可以称为家的地方啊。

 

明知道明天一大早还会急匆匆地一路狂奔累死累活地赶来上课,此刻却突然觉得不想离开不愿离开,一刻都不想离开这温柔庄严的庇护而隐没于那未知的黑暗中去。

 

但眨眨眼,又突然觉得这感触来得蹊跷又矫情,心底默默嘲笑了一下自己,果断地转头离开。

轻车熟路在几条古朴的小巷中穿行,这里与明亮的学院对比鲜明,只有石板路上晕染着一些朦胧的月光,影影绰绰可看见些路,剩下的角落中都浓黑一片,不见五指。

鹿晗早已对这里无比熟悉,由于靠近最高魔法学府,也一向比较安全,心中倒也没有多大的担心。

可不知为何,此刻他的脚步却突然有些犹疑起来,血液中有些名为不安的因子毫无道理地开始骚动。他强压下这莫名的焦虑,脚向前迈去,可脚步还未踩实,就忽然浑身一僵不敢动弹——从前面射来的一阵凉风伴着尖锐的破空声险险从耳边飞速擦过,空气摩擦得皮肤都疼。

“谁?”鹿晗一瞬间大脑混乱一片,身体立刻进入警戒状态。身后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鹿晗紧张地侧头瞥了一眼身后。刚才射来的东西直接钉入了他背后的石墙中,正诡异地闪烁着红光,不安分地震动着嗡嗡地发出嘈杂的鸣声,细看,竟是一根花纹繁复的簪子。

前方有细微的声响,鹿晗马上绷紧神经注意力集中到身前——一个人影一步一步从街角的黑暗中踱出,月色下大约可见是一个高壮的男人,他饶有兴味地看看那根簪子,目光轻佻地漂移到鹿晗身上,嘴角带笑却充满匪气与猥琐气。

 

“看来……你就是,鹿晗吧?”

 

男人戏谑地盯着鹿晗,眼神绝说不上是善意,盯得鹿晗脊背发冷,手心中津津地沁出了汗。

“你是谁?”鹿晗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冷硬些,心中却更加慌乱:居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那便不是随随便便出来打劫犯事的。可想破脑袋也不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与人结过仇。

而眼前的男人,毋庸置疑实力远超自己。鹿晗捏紧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找寻脱身的方法——管来人是什么目的,逃跑再说。

而男人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问题,以一种令人发毛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鹿晗,然后发出近乎着迷的喟叹:“你和你妈妈还真是像啊……”

鹿晗正暗自思索对策,并未在意对面人的胡言乱语,只看着他盯着自己猥琐地舔舔嘴唇:“无论是脸蛋儿,”似是回味片刻,男人目光陡然变得玩味复杂,“还是……魔法。”未等鹿晗理清这句话究竟有什么深意,他便如野兽看着待补猎物般自己解开答案:“意念移动,很罕见呢,对吧?”

鹿晗瞳孔一缩,瞬间陷入震惊之中:他怎么知道?因为妈妈的严加嘱咐,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起也从来不用。这世界上本该只有自己和妈妈知道这件事。表面上的镇定逐渐碎裂,他的声音更加僵硬了:“你是谁?”

“我是谁?”男人笑着摸摸下巴,“或许……你可以叫我爸爸?”他一挤眼睛,自认一副别有深意的表情,可只让鹿晗感到无比地恶心。听到这个回答,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妈妈是带着他再嫁的,难道…………这不可能!

就在他纠结震惊之际,黑暗中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鲁特。”简单的两个字,含着一丝警告意味。

居然还有人!鹿晗心中凉透,刚刚还心怀侥幸,而这下他逃跑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被唤作鲁特的男人不满地挑挑眉却不敢顶撞,他干干地假笑一声,“开个玩笑。”说罢重新拾起对鹿晗的兴趣,“我们,是你妈妈的……朋友。”

鹿晗整个人基本上早就懵了,已经没有力气去揣测对面叫鲁特的男人眼里游刃有余的各种深意了,也根本分不清这些胡话里到底有哪些真假:“你们想做什么?”

“不请我们去你家坐坐,小美人?”鲁特满面笑容,完全无视了鹿晗的问题。

鹿晗皱紧了眉,定定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但脱力的身体诉说着心中泛起的一阵阵无助,他完全不知此时此地自己该如何反应。

片刻之后,对面的人的耐心已然告罄。黑暗中的男子走了出来:“带走。”面容冷酷语气冰冷。话音未落鲁特便冲了过来,一个手刀便向鹿晗劈下,鹿晗敏捷闪身避过,换来对方一阵虚假的惊异赞叹:“哇唔,还挺厉害嘛!”鹿晗不理,咬着下唇努力躲着越发对方凌厉的攻击,这一段时间的战士训练起了明显作用,可他却还是生受了几道战气。

眼看自己光是躲闪便是左支右绌,鹿晗心念一动,拳头一紧。可钉入墙中的那根簪子却在此时爆发了一波大的骚动。下一刻,鹿晗依然被几条突然蹿出的火舌束缚在中间,另个男子一边操纵着火焰魔法,一边挡下空中几块飞往鲁特的砖瓦。

鹿晗瞬间落败,心下一片冰凉。他看着那男子眼睛冷冷扫过来:“这么快就用上意念移动了。哼,没有它提醒怕是还真被你钻个空子。”说着走到墙边拔出那根簪子,手一挥,鹿晗便被火焰逼得不断移动,只能跟着两人前进。

虽然陷入彻底被动任人宰割的局面,鹿晗依旧努力想摸清情况——就算死也要死个明白,而他大概看了看,却惊讶地发现,他们移动的方向,竟正是朝着他校外的住所。这是闹哪样?!真的是“要去他家坐坐”吗?而这伙人对自己的了解掌控之深,更是让鹿晗无比困惑与恐惧。

为什么要去自己的住处?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那儿还是……

越来越近,鹿晗心中的不安和不好的预感也愈发浓重,被火焰禁闭着跌跌撞撞地爬上黑暗的楼梯,前面鲁特粗鲁地踢开虚掩的门,鹿晗踉跄着抬头,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地不能言语。

 

妈妈。

无比熟悉的场景中,林昔夫人满面憔悴一脸苍白地坐在椅子上,双手被反绑在椅背上。她听见声响猛地抬头,当看到被魔法控制着的鹿晗时,眼中霎时布满绝望。

“妈……怎么回事?”鹿晗声音颤抖着小声问道,在他记忆中,美丽而总充满风韵的妈妈从未像现在这样落魄狼狈过。

女人脸色灰败,嗫嚅着双唇开始说出一些鹿晗怎么也想不出的陈年往事,吱嘎吱嘎的声音里,深渊咧开了一张大嘴,开始吞噬他美好的世界,原来斑斓的一切开始剥落,渐渐暴露出残酷的底色。

 

***

 

恐惧吗?惊讶吗?措手不及吗?

而这突如其来的灾难逼着人只能离开,启程,成长,面对。

 

 

 

驾驭不了啊【我猜考完了会写?然而对自己我挺无语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