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Woo

我要当个艺术家!

【路歌】Whisper on the wind C1

第一次写exo同人,这个设定加进去的私设太多了现在可能看着有点奇怪,大概后面出场人物多了会好一点…………然后就是详略、转折什么的没有安排好,有些不准备详细写的背景设定(如果完全详细写那么世勋出场遥遥无期基本前面就是一篇鹿中心文)已经写下来了,于是就面临然并卵的窘境233333,可是不想重写【躺】


上一章C0戳 http://may-whisper.lofter.com/post/4285c1_7335aec

———————————————————————————————



 


C1


麦肯郡中爵位最高的老爷和他的家人都居住在郡中最漂亮的庄园——林地庄园里,这位大人便是获封子爵的莱肯希·金斯大人——一个精明的商人和温厚的好人,所以即使并不世代扎根于麦肯郡而是才来此安家落户几年,他也深受当地人们的尊重敬仰。


此刻正值春时,林地庄园精巧美丽的花园中繁花生树、群莺乱飞,一个可爱而淘气的小男孩在花园中吵吵嚷嚷上蹿下跳,他雄赳赳气昂昂地用手一指花丛,一团不小的火焰立刻喷了出来,扑向花朵而后噗地消失。


“宝贝儿你真棒!”一旁站着一个妇人,脸上虽留存一些岁月痕迹,但仍很美丽,有一种妩媚神秘的气质。但此刻,她满心满眼都是欢喜与骄傲,丝毫不心疼她被刚刚的火烤得发焦的玫瑰,只充满爱意地望着男孩子,幸福与眷恋的气味碾过身边每一寸空气。


莱肯希带着笑意走进花园,踱到妇人身边,两人并肩看着男孩还不太能控制得了的魔法。莱肯希轻轻开口道:“昔儿,你看里诺天赋真高,比我这个当爹的强多了,哈哈。”林昔——金斯夫人——将满含爱意地目光移到丈夫身上,声音中都是欣喜:“是啊!明天我们里诺就要进莱尤少年学院了!他一定会很出类拔萃的!将来一定能直升主院成为一个优秀的魔法师!”


“当然。”莱肯希骄傲地看看儿子,而后两人对视而笑。


忽然,林昔夫人的笑容顿了一下,有些愧疚到:“这个礼拜……又不能去看小晗了。”想来,这段时间一直忙于里诺入学的事,都忘了另一个孩子了。


莱肯希拍拍夫人的肩膀,眼神中注满安抚:“没关系,等这阵过了,带里诺一起去看他,他一定会也为里诺骄傲的。”


“嗯。”林昔夫人信任地点点头,靠在了丈夫肩上,看着儿子。


很快,充溢的兴奋和骄傲将刚刚小小的失落愧疚淹没过去,她只觉出无上的幸福。


“啊!还有些东西我要去收拾一下,你先陪着宝贝儿吧。”这时她想起了什么,对丈夫说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优雅地提起裙角,向屋内走去。


她脚步轻快地走上楼梯,脸上都是没有收起的笑意。可就在此刻,忽然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气氛席卷而来,她浑身一僵,还未来得及反应手臂上便是一阵可怕的刺痛。一种她都已经快忘却而又无比熟悉的恐惧感袭来,当她意识到疼痛的部位是哪里时,脸在一瞬间煞白,立刻陷入极度的恐慌中。


她颤抖着慢慢撩起的自己的袖子,白皙的手臂上手臂上有一块地方覆盖着纵横的丑陋伤疤,而此刻,她能看到伤疤下隐隐的红色花纹。


“天啊……”林昔夫人抖得更厉害了,她的世界一瞬间天崩地裂,眼前一黑站都快站不住了,“这么多年……他们……居然找过来了!”,


 


***


 


莱尤学院懒洋洋的午后,三个男孩窝在寝室里。


卞白贤盯着大大咧咧占着他的书桌的鹿晗,抱怨道:“你自己在校外不是有房子么,成天往我们俩宿舍跑做什么!你现在都养这儿好了么!”


“我不是无聊嘛~反正这儿有床多~”鹿晗无精打采地挠挠白贤下巴——之前的预言果然应验——尼玛成绩真的无法阻挡地一点点往下掉啊!现在他真的实在全神贯注地研究如何不露破绽地作弊啊!好多人幸灾乐祸得都快笑死了!


张艺兴低着头,心思都放在一本医书上,粗略地听着他们俩的对话,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周末干什么?”


白贤立刻眼睛一亮,兴奋地高高举起一只手:“去听朴教授的课!”


张艺兴噗地一声喷笑出来,酒窝深深地看着白贤:“人家的高级魔法课,你去听干什么?”语气里都是揶揄的意味。


“钓凯子。”鹿晗闲闲来了一句。


白贤立刻赏他一个白眼,一脸正气地说:“是高级魔法但又不是具体的专业教学,都是些知识,挺有意思的!我能听懂的!以及,我们是正直的师生关系!我们,是不可能的!”他以一个咏叹调结束了自己的宣告。


“知道就好。”张艺兴完全没理会他高昂甚至略带期待的情绪,近乎告诫地撇了他一眼,引得白贤委屈失望地瘪瘪嘴。


“你可别看不起我们小白!”鹿晗看着艺兴,昂起漂亮的下巴点点白贤的方向,“他身上偶尔会围上些光元素呢!说真的搞不好有什么隐藏的天赋呢!”说着目光移向白贤,一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样子。


“嗯……要是那样就好了。”白贤到是说风就是雨,托着下巴,无限向往地幻想了起来,半晌才回了魂,“你们要和我一起去听课吗?”他转过头,十分真挚地煽动起另外两人。


“我不了,我要看书。你啊,要是有什么擅长的魔法早该发现了,没事多看书少做梦。”张艺兴没多做犹豫便拒绝了,举起手中的书示意了一下,还不忘敲打敲打卞白贤。


“我说,你治愈法术看着挺厉害的啊,搞不懂为什么老看医书……”白贤有些不满地撅嘴,却也是真心好奇。


“治愈魔法不是不大好在外面乱用吗,医术多少能应急。其次,对普通医学原理掌握越牢靠,魔法发挥的效用也就越大,节约魔力。”张艺兴耐心解释道。


白贤和鹿晗一脸新奇地听着他的解释,不住点头——三个人倒都是求知欲旺盛的类型。


看着白贤又将期待的目光投向自己,鹿晗犹豫了老半天,也最终狠下心选择了不去。没错朴教授年纪不大但课是真的精彩又有用,可是该死的他的当务之急是先把他焦头烂额的课业想办法弥补上去啊!


白贤见被拒绝,想想立刻了然:“对哦,周末伯父伯母要来看你对吧……没空真可惜啊!”说着脸上还露出向往羡慕的神色。


鹿晗被说得一愣,反应了半天才不太自在地说:“哦,没,他们有事,这周不来。”


白贤一脸疑惑,反应迅速却未经脑子:“伯父伯母好久没来了啊。”


话刚出口他立刻罕见地被旁边的张艺兴瞪视了——这种继父家庭灰姑娘失宠小弟弟妹妹上位的戏码没见过吗!哪壶不提提哪壶这么戳人痛处没关系嘛!


鹿晗对这边的暗潮汹涌浑然不觉,干巴巴地开口解释道:“我弟弟要开始上学了,他们赶着去他的入学仪式吧,弟弟还小,需要人照顾。”抬起头看到两人古怪的脸色,他立马炸毛了:“你们那是什么表情!我和我妈关系很好的好吗!还有和……叔叔弟弟关系也很好的!”


“好好好我们知道、知道啊。”张艺兴连声应和,与白贤一道关切地看着鹿晗。


鹿晗看着他俩一脸心疼慈爱的样子,眼皮一抽,默默腹诽:知道,知道个屁!可是目光却又略心虚地挪了开去——是啊,没有人会承认他被家里的人冷落了,妈很爱他,继父也待他很好。可是,那种疏远的感觉却又是不争的事实,的的确确存在着,妈、叔叔和弟弟越来越像一个完整、紧密而不容插足的核心家庭了,仿佛毫无差错地一开始就在一起一样。他听过妈妈兴高采烈地对他夸奖弟弟的魔法天赋,让他把一腹学业上受的挫折委屈吞了下去,无法开口,努力地让自己为弟弟高兴。


疏远,有时无关主观意愿,无非是需要你时你不在。


 


“那你周末干啥?”张艺兴善良地转移话题。


“嗯……研究研究作弊……还有去练体能、学近身战斗吧。”鹿晗这才把注意力放回“正事儿”上来——前面一项不消多说,而后面一个则是他思虑良久后的决定:眼看着自己的魔法攻击力是没指望了,真的碰上战斗连自保都成问题!作为一个纯爷们儿,他必须另寻出路,走出这样无可回想无以眺望的状态。总不能一味自怨自艾自暴自弃吧——得积极地投入到新的探索学习中去!这样的课他已经去上了几节,虽然起步晚,但好在身体素质倒不错,体修所需要的精神力也很充足——精神力很多时候与净力是一脉相承的,假以时日,一定能成为一个杰出的战士。


只有变强,才是真理。虽有一些战士低魔法师一等的偏见,可为了这就放弃变强的希望,才是真的愚蠢。


 


这样想着,他内心更加坚定了一些。


 


 


 


 


 


 


 


 


 


 


 


 


 


 


 


 


 


 


po主码文过程中观摩完神奇(……)的迷羊大大后,打开文继续码时,被入眼的“宝贝儿你真棒!”吓尿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