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Woo

我要当个艺术家!

【路歌】Whisper on the wind C0

一个一年半以前的脑洞。无法理解那么棒的超能力,有异能设定却没有魔法设定。那时候,12个人,高三的我在两个晚自习写了大纲,又用整整两个早晚读把故事讲给同桌听还怂恿她写繁星的part。眼看这个脑洞就要无疾而终了,又觉得不甘心。还是想把写过的一点点发出来,开个头努力写下去。写的过程中遇到很多问题,所以这个开头还不知如何接下文,故事还无从展开。借最忙碌的考试期的最原始的脑洞冲动带来的勇气。当然,依然只敢在lof这种嫖不用花钱的地方发23333

在我心里这是个叫【路歌】的系列,取自北岛的诗。三篇文灿白勋鹿繁星。不过讲真说不定一篇都生不出来。世界上最不靠谱的就是我的坑品了。

早上起来改了改以前不好的语言习惯,重发~~~~

——————————————————————————————

 

C0

 

Earth ·Air·Water·Fire

 

“莫伊拉·帕尔森——A+——”

“赵秀治——A+——”

教授拖长的声音在偌大的教室中回响,测验成绩一个一个拖沓地掠过孩子们上方飞到各自的目的地,在那些胸膛里或踏踏实实地亲热跺几脚,或不大太平地震动几下。

少年有些紧张地盯着桌面,绞着手,上身一动不动腿却在下面略焦虑地晃动着,料是担忧却也怀着些侥幸的期待。

“鹿晗——A——”

终于听到自己的名字,成绩差强人意,稳稳卡在设想的最坏结果和幻想的优异成绩之间,平淡而缺乏戏剧性,但总算是没有太丢人。鹿晗舒了一口气,站起身,飞快穿过一片羼杂着疑惑、惊讶或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声,到讲台边拿成绩单。虽然心里留存小小的失望,但起身时已端是一副如释重淡定接受的样子。

 

***

 

踏出教室大门,外表的从容淡定维持了一路,但当踹开别人寝室的门时,已经妥当地换上了另外一副精彩表情:“蛋蛋!!!!!——”哭丧的脸调配拉长的尾音perfect,求安慰求顺毛求治愈的意图get,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令人动容。Good。

……只是不知道若被外人见到又该跌碎多少眼镜了。

“怎么了?”即使在看书过程中被惊到,张艺兴仍然尽职尽责地切换到了关切模式,配合地沟通起兄弟情谊。

“这次阶段测评拿了A……TT……哥们儿以后真的没法儿混了……”鹿晗随手拉过张椅子一屁股跨坐上去,开口都是极尽沉痛的语气。

“哟~A!学霸拿A了!明个儿艾克斯欧大陆就要淹海里面了是吗男神~”寝室另一边儿卞白贤倒甚是感兴趣,兴高采烈地坐床边晃着腿,表情浮夸地开始调侃。

鹿晗以一个凌厉的眼神回应了这世界的恶意,白贤立刻敛襟肃容以示闭嘴,乖乖围观张艺兴做正确、善良的安慰示范。

只见张艺兴略作沉吟,认真道:“没事……下次再来。”

卞白贤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么干瘪平庸的安慰,说出来真的有用么?虽然艺兴一定很真挚,可感情再丰富也填补不了内容的空虚贫乏……当然话又说回来,敷衍的安慰和夸张的诉苦,也不失为绝配……毕竟,它有时能治矫情。

“下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元素的感知控制弱到不可思议,之前都是基础魔力练习我能应付,可是光有魔力有什么用?不配合元素根本形成不了大规模的杀伤力防御力,现在入学第二年了,都进入了具体魔法的传授阶段……”鹿晗头搁在椅背上,有气无力地说,“还下次,往下就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依旧是三人之间惯常的夸张说话方式,语气努力地上扬想挑出一点自嘲的欢乐意味,可是另外两人到都真切听出了其中的挫败感与迷茫焦虑。

也难怪,鹿晗在他们眼中一直是顺风顺水的典例,家中是贵族,虽爵位不高,但怎么也叫特权阶级。而在贵族一抓一把的莱特尤尼特联合魔法学院里,他又因为太过出挑的外貌和之前一直优异的成绩出类拔萃,嫉妒者仰慕者均数量众多,到是完全当得起白贤一声男神。

白贤少见一向活泼的鹿晗这么沮丧的样子,习惯了插科打诨的交流方式,此刻不禁有些不知所措。他斟酌再三,小心开口道:“哪有那么糟糕,A在别的大部分学生看来都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吧。你看,学校里那么多世家贵族,拿B拿C的也不少见啊。你还是比很多人厉害的,别担心啦~”

“唔。问题就在这儿。”鹿晗掀掀眼皮,“这回考试我还作弊了呢。”

张艺兴和卞白贤都吃惊地瞪大眼睛盯着鹿晗,鹿晗顿了一下,意兴阑珊地解释道:“我阶段测评选考了火元素——对我来说选哪个都没区别啦,在让我们把十锅青甘蓝液限时加热到沸腾的时候,我用净力把温度直接逼到了沸点。”

白贤张口结舌,难以置信地瞪了鹿晗半晌才慢慢开口说:“太奢侈了……你这是……在秀优越吗?”魔法净力是施展一切魔法的基础,可算是相当金贵的东西,鹿晗那用来煮一锅的魔法净力换成正常人用煮这么一百锅都够了。比如白贤自己,最缺的就是这玩意儿,有,但聊胜于无。

鹿晗斜睨他一眼,无奈地说:“听上去可能很欠扁,可事实是,除了这个办法我根本不能完成任务,要真老老实实通过魔力使用火系魔法,时间完了,那第一锅还在那儿小火慢慢炖着呢!”

白贤无语——一般人都只怕净力不够,有了魔法净力,大多数人都自然而然地找到一种感知最强的基本元素来施展魔法。像鹿晗这样的,他以前还真是闻所未闻。唉,真不知道是鹿晗更可怜还是自己更可怜……

张艺兴在一边默默听着,此刻突然发话:“这不大可能呀,魔力和魔法天赋一向都是相匹配的。会不会你的魔法领域不在风火水地四大基本元素里面……而是另有特种属性,而你没发现?”

他的猜测不算毫无根据却也不太在理。说有理是因为,的确大部分人在四大元素中都会有相较之下更适合的某一个,但拥有五花八门特殊属性的人也不在少数,像张艺兴,只有鹿晗和白贤知道,魔法便是治愈属性,像这样的魔法师,在基本元素上就无甚天分了。而其不合理之处在于,一般这样的法师在成长的过程中就能相当轻易地发现自己的过人天分,不至于学习魔法数年都毫无察觉。

鹿晗略有些迟疑,看了看张艺兴,含糊地回答道:“应该……没有吧……”

白贤眯眼盯着鹿晗,一副不信任的神色,鹿晗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恶狠狠地瞪了回来。遭到这般不友好的对待,料是鹿晗也不准备告诉他们什么,白贤撇撇嘴,扭过头去看自己的书。

张艺兴眨眨眼睛,到没有丝毫怀疑,一脸诚恳同情的表情,真挚而难过地拍拍鹿晗的肩,真真是在感同身受地为他遗憾。鹿晗略感不自在,但心中却也真的更加沮丧起来。室内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那个……我无意打断你们的多愁善感”过了一会儿,白贤突然抬头,指着表说,“但是,我们的课要迟到了。”

“你妹的多愁善感啊!”鹿晗骂骂咧咧轻轻敲了了一下白贤的脑袋,背包一甩干脆地站起来,白贤嘿嘿傻笑几下,跟着起身,三个人拉拉扯扯出门去了。

三个人一起去上的是基础文化课程,主要是为培养文化道德素养,学的都是些与魔法关系不大的基础知识,当然说是基础,并不代表它简单,那些牛逼哄哄的“魔法天才”在这上面挂科的可不在少数,说白了它和魔法天分并无半毛钱关系,靠的是,脑子。按这个标准说,所幸三个男孩子都是有点脑子的人,文化成绩夸一声学霸都不为过。

可惜的是,这是一个武力值决定地位、前途的世界,而绝大多数情况下魔力又决定了武力值,所以社会呈现的完全是一种魔法即强权的态势,即使在莱特尤尼特这个号称最自由平等开放的联合王国里,也是魔法师高贵,平民地位低贱。

 

三人就读的学校是可谓是整个艾克斯欧大陆最赫赫有名的魔法学院——莱特尤尼特联合魔法学院——简称莱尤学院。事实上,这个说法掺杂了不少水分,严格来说,只有鹿晗一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学员:莱尤学院有一个隶属的文化学院,所有的文化基础课程正是在这里进行教授的,这里也有很多平民和贵族中不幸的魔法绝缘体——这群学生自然是不被囊括在“魔法英才荟萃的莱尤魔法学院”中的。

令人遗憾的是,张艺兴和卞白贤正位列于这群学生中。张艺兴是个隐藏治愈属性的孩子,但出于一些考虑,却并不想暴露给外人知晓,在别的魔法并无天赋的情况下,便与卞白贤一道了。他们除了学习文化知识,也修了一些魔法基础课程,然而天分有限,在初阶课程中无奈地走到了极限止步不前。

可不管怎么说,和魔法沾上点关系总是能提升些社会地位与待遇的,两个人老老实实学点知识,闲来无事到处逛逛旁听点魔法课程,倒也落得自在。

这本并不相关的三个人当初偶然因性格投缘成了死党,成天厮混一处,三个近乎孓然一身的少年,在这个广袤的世界里相互扶持、相互温暖着。鹿晗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看眼下情况,莫不是和两个废柴混久了,沾染上的废柴属性把光环硬生生扯下来了。或许,这也是某种意义上友情的伟大力量吧。

 

    走出寝室楼,雄伟庄严的学院建筑在灿烂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寄托着无数少年上天摘星下海揽月的巨大梦想,却也含藏了无数的欣喜与沮丧,欢乐和悲伤。虽说欢快的的日子中偶尔有一些小小的不那么美丽的波澜,可这般青春年少终究是无畏前路的霜风雪露,是经得起生命的打磨的年纪。

远方的风夹杂着些许骚动的絮语拂过了整个大陆,翻开书角,掀起新的故事的一页。

正好的少年伊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