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Woo

我要当个艺术家!

向我开炮(守望先锋电竞AU/全员向)C7

C7 我的Gency梦

 

知名守望主播HZT-ao这两天直播时间大幅下降,作为一个没有职业战队也没有其他工作的全职主播,消极怠工,整天鸽掉直播,被粉丝质问时也语焉不详,引得流言四起。大家纷纷猜测他到底是恋爱无心工作,犯事接受调查,还是直播干不下去只能回去继承亿万家业了。

而事实上,作为一个正直有钱无不良嗜好就是爱打打游戏的新世纪三好青年,黄子韬觉得自己最近其实是有点着魔了——他偷偷看了好多他鹿哥的直播和录播。

当然,黄子韬发誓,他不是暗恋他鹿哥——他一直坚信两个DPS是没有好结果的。他沉迷鹿哥的直播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那个韩国天使姐姐——虽然知道是个韩国男孩子,但是对所有天使main玩家,称呼小姐姐必须是基本尊重——单纯的山东人直男癌源氏main黄子韬是这么觉得的。

这一症状起源于一星期前,当黄子韬在匹配界面等待时,顺手打开同平台兄弟直播查了个房,却惊奇发现鹿哥叽里呱啦在说鸟语,他的观众们写作热情读作添油加醋地给他科普了最近鹿晗的“桃花”。于是他带着一颗八卦的心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儿,看着看着就入迷了。

这一对双飞真心飞得赏心悦目且缠绵悱恻。他鹿哥的技术风格和水平他一直是清楚得很,但是这个声音软软的韩国天使弟弟真的是让他不知道怎么夸好了,技术好、人可爱、手里的线还一直矢志不渝地牵在鹿哥身上,让他不由自动配上“你是我的,专属天使”BGM。

虽然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但是鹿哥打游戏的观赏性和这个天使的游戏思路已经很值得看了,等黄子韬回头跑去找录播的时候,发现惊喜地发现鹿小爷录播组甚至招了韩翻加了字幕,一看之下更是被又乖又黏的韩国天使弟弟萌得不行。

 

那种双飞专属默契,让黄子韬无比羡慕嫉妒恨。

其实他们这种中二直男源氏玩家,谁没有点英雄情结,谁不喜欢天使姐姐,谁没有个gency梦想,谁不想有个甜甜的专属绑定奶。要问一个C的理想型辅助是怎么样的,那条件大概和易燃易爆炸的歌词差不多复杂也差不多矛盾。可此刻一看,这个韩国天使姐姐可不就是所有DPS的梦中情奶嘛!?

啊,要是我也能有个这样的绑定奶就好了——黄子韬这样想着,可又非常清楚,竞技游戏除了双飞的英雄特性就没有绑定奶这个说法,他就算梦想实现大概也就有个师傅优先挂球了。理智清醒是一回事,感情上的艳羡和渴望又是另一回事了——要不我也练练法鸡?好想也和这个天使姐姐飞飞看啊——

 

事实上,黄子韬构造简单的脑子对这一股突如其来的热情也根本毫无头绪,他也不知道自己每天看直播的时候边乐呵边纠结边沮丧个什么。

 

在把天使弟弟上车后的录播补得差不多之后,HZT-ao终于抵不住粉丝整天哭嚎,勉强恢复了直播的频率,甚至更规律——十一点准时下播,有了鹿小爷录播组每天的更新看,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有时通宵了。

可是本松了一口气的观众们担忧地发现,他们的主播开始在天梯上拿法老之鹰的频率大幅上升,眼看有超越源氏的趋势。

在一片闭眼吹之中,偶有粉丝铮口直言“韬哥你的法鸡也就三千五百分还是不要坑队友了吧?”

立刻被主播喷了回去“瞎说什么我的鸡6着呢!”

粉丝“韬哥你太骄傲了。”

主播“谁说我骄傲我从来没骄傲几亿的零花钱在口袋里也没骄傲!”

 

可即使是脸皮这么厚的、从不骄傲的HZT-ao本人,每天看着列表里的鹿小爷带妹双飞心痒得不行,也没有好意思申请加入小队去打扰别人的二人世界——要是自己是个玩T的还好说,名正言顺,偏偏自己也是个C,去了也只能当电灯泡。

 

谁知,他不好意思,有人好意思。

 

在黄子韬心痒痒的第三天,当他打开鹿小爷直播间时,发现鹿小爷在三排——鹿小爷,EXOSEHUN,剩下的那个名字是,EXOKAI。

 

黄子韬震惊了——怎么有人比他还厚脸皮?怎么这对双飞就欣然接受了!早知道朋友可以蹭车,早知道DPS也能上这辆车,他当初就该大胆一点!就不该受什么兄弟情道德人伦的束缚(不对),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可眼下,说什么也晚了,两C一奶三排尚能说过去,三C一奶四排就是在开玩笑了。他懊丧不已,一下失去直播的心情,上微博请了个假,呆坐电脑前,惆怅地盯着鹿哥听不懂的直播看。

 

愣神了半晌,他忽然发现鹿哥今天直播在线人数居然有十万,远远超过平日,看到一些飞驰的弹幕,才逐渐有些摸清楚了情况——今天可是国服第一大佬第一次出现在哪个直播里。

对哦,是KAI,EXO的那个KAI。

惊觉这一点,他也终于生出一点好奇,留心去听那个传说中的大佬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家都对高手多少有点幻想,好比在黄子韬心里,取着“KAI”这样有点中二又有点社会的名字的棒子,大概有两种可能。一种,高冷沉默,使一把左轮手枪,只carry不说话,独孤求败,大哥点完;另一种,大概是个骂骂咧咧的小混混,技术有多牛嘴就有多脏。

可今日一见,似乎和想象里又不同。KAI的声音和世勋(鹿小爷录播组的小姐姐们把SEHUN译成了这两个汉字,黄子韬觉得好听极了)一样都有点低沉又有点奶,不同的是世勋的声音是粘粘的,KAI的却带着点沙,吐字也更清晰。他说话的时候似乎带着笑意,让人无端听出点羞涩来,话不多却也不少,听口气像是很有礼貌的样子。

 

天梯第一还挺平易近人的嘛。

黄子韬心里嘀咕着,听不懂也坚持听了下去。

可他简单的小脑瓜飞速运转,观察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这三人开车,都是鹿哥和世勋亲亲昵昵说笑,KAI就跟在后面笑一笑,时不时接几句话。大概因为不熟的缘故,KAI对鹿哥还有点拘谨,说话好像还偶尔会紧张地打个磕巴;对着世勋就放松不少,还会互相埋怨埋怨。

让黄子韬在意的是,KAI全程老老实实拿麦克雷或者76,丝毫没有要把自己战队的辅助抢回来的意思,甚至还会见缝插针给鹿哥插个奶棒,不占资源、独自carry,使这辆三轮车既和谐又平稳。

人称守望Underground King的黄子韬长这么大头一回这样泄气——人家C位打得比自己好,还不争不抢,不像自己、图谋不轨,想上车就是冲着人家天使去的,要选车友这任谁也选棒子不选自己呀。

可他转念一想又高兴了:高手总是孤独的,之前也没怎么见过KAI和世勋排,这回大概就是一时兴起找队友一起打一打蹭了个车。回头等鹿哥和世勋双排的时候,自己说什么也要厚着脸皮蹭到车上去,哪怕语言不通——他今天就开始学韩语!

 

然而命运总是折磨人。当第二天黄子韬头昏脑胀嘴里念念有词地背着韩文子音上线例行查房的时候,一下就傻眼了——

 

车还是那辆三轮车,EXOKAI的名字明晃晃地坚持不懈地挂在车尾,看上去皮格外厚。

 

黄子韬内心的愤怒一下子如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各种想法炸得噼里啪啦连带肝都有点疼:

这棒子怎么回事?有没有眼力见?怎么还打搅人家二人世界上瘾了呢?

不能给我个机会吗?我是正经想挖墙脚的!

你让我这个子音还要不要继续背了?

 

但气完了日子还得过,他也不能跑人家基地里去拔人家网线——还别说要是身处S市黄子韬大概还真能干出这种事——总而言之,连续观察几天后,黄子韬内心蠢蠢欲动的小树苗终于蔫了,老老实实回归正常生活——直播,下播,咬牙切齿地看鹿哥的录播,在微博小故事抒发自己的忧郁感情。

 

虽然天梯上某天也终于加上了EXOSEHUN的好友,可这位亲故好像和鹿哥直播里的小甜饼不是同一个人,发战网消息过去也回得不咸不淡,迅速冷场,搞得他惴惴不安最后还是放弃了言语勾搭的想法。

 

可能英雄的一生注定是孤独的吧!

——觉得自己命里无奶的黄子韬暗暗垂泪,又拍了张青岛阴暗但天空配上自己深沉的画外音发了微博故事。

 

未曾想,当他逐渐绝望之际,剧情又峰回路转了。




——————————————————————————————————

桃色上线啦~

是哒我更啦,我会尽力写完的!心在新坑想写文可是一想到之前的文还坑着就非常愧疚。

我告诉自己,我已经二十二了,不是可以随便长胖随便坑文的年纪了。

当然我不得不说,这文是一年前开的,文里写的游戏现在已经是一年前的版本了【。其实就是把一年前想写的东西写完。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