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_whisper

一个有着春困秋乏夏盹冬眠的阿姨

向我开炮(守望先锋电竞AU/全员向)C7

C7 我的Gency梦

 

知名守望主播HZT-ao这两天直播时间大幅下降,作为一个没有职业战队也没有其他工作的全职主播,消极怠工,整天鸽掉直播,被粉丝质问时也语焉不详,引得流言四起。大家纷纷猜测他到底是恋爱无心工作,犯事接受调查,还是直播干不下去只能回去继承亿万家业了。

而事实上,作为一个正直有钱无不良嗜好就是爱打打游戏的新世纪三好青年,黄子韬觉得自己最近其实是有点着魔了——他偷偷看了好多他鹿哥的直播和录播。

当然,黄子韬发誓,他不是暗恋他鹿哥——他一直坚信两个DPS是没有好结果的。他沉迷鹿哥的直播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那个韩国天使姐姐——虽然知道是个韩国男孩子,但是对所有天使main玩家,称呼小姐姐必须是基本尊重——单纯的山东人直男癌源氏main黄子韬是这么觉得的。

这一症状起源于一星期前,当黄子韬在匹配界面等待时,顺手打开同平台兄弟直播查了个房,却惊奇发现鹿哥叽里呱啦在说鸟语,他的观众们写作热情读作添油加醋地给他科普了最近鹿晗的“桃花”。于是他带着一颗八卦的心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儿,看着看着就入迷了。

这一对双飞真心飞得赏心悦目且缠绵悱恻。他鹿哥的技术风格和水平他一直是清楚得很,但是这个声音软软的韩国天使弟弟真的是让他不知道怎么夸好了,技术好、人可爱、手里的线还一直矢志不渝地牵在鹿哥身上,让他不由自动配上“你是我的,专属天使”BGM。

虽然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但是鹿哥打游戏的观赏性和这个天使的游戏思路已经很值得看了,等黄子韬回头跑去找录播的时候,发现惊喜地发现鹿小爷录播组甚至招了韩翻加了字幕,一看之下更是被又乖又黏的韩国天使弟弟萌得不行。

 

那种双飞专属默契,让黄子韬无比羡慕嫉妒恨。

其实他们这种中二直男源氏玩家,谁没有点英雄情结,谁不喜欢天使姐姐,谁没有个gency梦想,谁不想有个甜甜的专属绑定奶。要问一个C的理想型辅助是怎么样的,那条件大概和易燃易爆炸的歌词差不多复杂也差不多矛盾。可此刻一看,这个韩国天使姐姐可不就是所有DPS的梦中情奶嘛!?

啊,要是我也能有个这样的绑定奶就好了——黄子韬这样想着,可又非常清楚,竞技游戏除了双飞的英雄特性就没有绑定奶这个说法,他就算梦想实现大概也就有个师傅优先挂球了。理智清醒是一回事,感情上的艳羡和渴望又是另一回事了——要不我也练练法鸡?好想也和这个天使姐姐飞飞看啊——

 

事实上,黄子韬构造简单的脑子对这一股突如其来的热情也根本毫无头绪,他也不知道自己每天看直播的时候边乐呵边纠结边沮丧个什么。

 

在把天使弟弟上车后的录播补得差不多之后,HZT-ao终于抵不住粉丝整天哭嚎,勉强恢复了直播的频率,甚至更规律——十一点准时下播,有了鹿小爷录播组每天的更新看,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有时通宵了。

可是本松了一口气的观众们担忧地发现,他们的主播开始在天梯上拿法老之鹰的频率大幅上升,眼看有超越源氏的趋势。

在一片闭眼吹之中,偶有粉丝铮口直言“韬哥你的法鸡也就三千五百分还是不要坑队友了吧?”

立刻被主播喷了回去“瞎说什么我的鸡6着呢!”

粉丝“韬哥你太骄傲了。”

主播“谁说我骄傲我从来没骄傲几亿的零花钱在口袋里也没骄傲!”

 

可即使是脸皮这么厚的、从不骄傲的HZT-ao本人,每天看着列表里的鹿小爷带妹双飞心痒得不行,也没有好意思申请加入小队去打扰别人的二人世界——要是自己是个玩T的还好说,名正言顺,偏偏自己也是个C,去了也只能当电灯泡。

 

谁知,他不好意思,有人好意思。

 

在黄子韬心痒痒的第三天,当他打开鹿小爷直播间时,发现鹿小爷在三排——鹿小爷,EXOSEHUN,剩下的那个名字是,EXOKAI。

 

黄子韬震惊了——怎么有人比他还厚脸皮?怎么这对双飞就欣然接受了!早知道朋友可以蹭车,早知道DPS也能上这辆车,他当初就该大胆一点!就不该受什么兄弟情道德人伦的束缚(不对),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可眼下,说什么也晚了,两C一奶三排尚能说过去,三C一奶四排就是在开玩笑了。他懊丧不已,一下失去直播的心情,上微博请了个假,呆坐电脑前,惆怅地盯着鹿哥听不懂的直播看。

 

愣神了半晌,他忽然发现鹿哥今天直播在线人数居然有十万,远远超过平日,看到一些飞驰的弹幕,才逐渐有些摸清楚了情况——今天可是国服第一大佬第一次出现在哪个直播里。

对哦,是KAI,EXO的那个KAI。

惊觉这一点,他也终于生出一点好奇,留心去听那个传说中的大佬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家都对高手多少有点幻想,好比在黄子韬心里,取着“KAI”这样有点中二又有点社会的名字的棒子,大概有两种可能。一种,高冷沉默,使一把左轮手枪,只carry不说话,独孤求败,大哥点完;另一种,大概是个骂骂咧咧的小混混,技术有多牛嘴就有多脏。

可今日一见,似乎和想象里又不同。KAI的声音和世勋(鹿小爷录播组的小姐姐们把SEHUN译成了这两个汉字,黄子韬觉得好听极了)一样都有点低沉又有点奶,不同的是世勋的声音是粘粘的,KAI的却带着点沙,吐字也更清晰。他说话的时候似乎带着笑意,让人无端听出点羞涩来,话不多却也不少,听口气像是很有礼貌的样子。

 

天梯第一还挺平易近人的嘛。

黄子韬心里嘀咕着,听不懂也坚持听了下去。

可他简单的小脑瓜飞速运转,观察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这三人开车,都是鹿哥和世勋亲亲昵昵说笑,KAI就跟在后面笑一笑,时不时接几句话。大概因为不熟的缘故,KAI对鹿哥还有点拘谨,说话好像还偶尔会紧张地打个磕巴;对着世勋就放松不少,还会互相埋怨埋怨。

让黄子韬在意的是,KAI全程老老实实拿麦克雷或者76,丝毫没有要把自己战队的辅助抢回来的意思,甚至还会见缝插针给鹿哥插个奶棒,不占资源、独自carry,使这辆三轮车既和谐又平稳。

人称守望Underground King的黄子韬长这么大头一回这样泄气——人家C位打得比自己好,还不争不抢,不像自己、图谋不轨,想上车就是冲着人家天使去的,要选车友这任谁也选棒子不选自己呀。

可他转念一想又高兴了:高手总是孤独的,之前也没怎么见过KAI和世勋排,这回大概就是一时兴起找队友一起打一打蹭了个车。回头等鹿哥和世勋双排的时候,自己说什么也要厚着脸皮蹭到车上去,哪怕语言不通——他今天就开始学韩语!

 

然而命运总是折磨人。当第二天黄子韬头昏脑胀嘴里念念有词地背着韩文子音上线例行查房的时候,一下就傻眼了——

 

车还是那辆三轮车,EXOKAI的名字明晃晃地坚持不懈地挂在车尾,看上去皮格外厚。

 

黄子韬内心的愤怒一下子如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各种想法炸得噼里啪啦连带肝都有点疼:

这棒子怎么回事?有没有眼力见?怎么还打搅人家二人世界上瘾了呢?

不能给我个机会吗?我是正经想挖墙脚的!

你让我这个子音还要不要继续背了?

 

但气完了日子还得过,他也不能跑人家基地里去拔人家网线——还别说要是身处S市黄子韬大概还真能干出这种事——总而言之,连续观察几天后,黄子韬内心蠢蠢欲动的小树苗终于蔫了,老老实实回归正常生活——直播,下播,咬牙切齿地看鹿哥的录播,在微博小故事抒发自己的忧郁感情。

 

虽然天梯上某天也终于加上了EXOSEHUN的好友,可这位亲故好像和鹿哥直播里的小甜饼不是同一个人,发战网消息过去也回得不咸不淡,迅速冷场,搞得他惴惴不安最后还是放弃了言语勾搭的想法。

 

可能英雄的一生注定是孤独的吧!

——觉得自己命里无奶的黄子韬暗暗垂泪,又拍了张青岛阴暗但天空配上自己深沉的画外音发了微博故事。

 

未曾想,当他逐渐绝望之际,剧情又峰回路转了。




——————————————————————————————————

桃色上线啦~

是哒我更啦,我会尽力写完的!心在新坑想写文可是一想到之前的文还坑着就非常愧疚。

我告诉自己,我已经二十二了,不是可以随便长胖随便坑文的年纪了。

当然我不得不说,这文是一年前开的,文里写的游戏现在已经是一年前的版本了【。其实就是把一年前想写的东西写完。

小高完全是我滴丝带儿!!!【因学习压力过大发展出了成吨的墙头【还要搞闪碗婷呢【对不起别骂了

搞笑向带一点点cp向【大概】
去完澳门有一点点小心翼翼了【然而想画的并没有少画】【我觉得按着我的取向画下去总有一天要被打的】

红的绿的粉的挑战我这个色盲的极限了【。
我们弟弟爱玩的英雄都是有sense的英雄。

【开鹿】向我开炮(守望先锋电竞AU)第六章 死活文字发不出来,只好发长图TT

emmmmmmm草稿流HP AU。颗颗真的真的真的太难画了😢谁来教教我怎么抓颗粒的特征。

向我开炮【守望先锋电竞AU】C5

C5 我们真是合作无间啊

 

第二赛季甫一结束,领队李承焕便一脸严肃地召集队员们开了个小会,郑重地告诉他们,为了改善国服玩家对他们仇视敌对的态度,俱乐部决定,队员们都要学中文,打排位时必须都要进队伍语音,积极和路人队友交流配合。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哀嚎一片,都打心眼儿里不大愿意。但也没谁出言反驳:第二季的天体排行榜还挂在那儿呢。Kai最后堪堪挤进了前十,剩下人的排名更是都定格在了不怎么美丽的位置。

 

“我们都不知道在中国发展的路要走多远,大家必须首先掌握简单的游戏交流用语,剩余的,尽量在认真训练之余认真学吧。”

承焕哥异常认真地叮嘱道,欣慰地看到队员们神色都认真起来,知道他们多少是把话听进去了。

 

学习中文、训练赛、打排位……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周里,队员们每天都过得忙碌又充实。休赛期的闲极无聊、第三赛季的开始——不知不觉,无论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大家在精彩与艰难之间摇摆不定的中国生活逐渐也归于平静,大家都找到了一个自己聊以支撑的微妙的平衡,能有滋有味有苦有甜地在他乡咂摸着生活。大家学会了出门下馆子、逛街,也渐渐能用中文简单对付几句了。

 

吴世勋这两天在进行自己的国服单排之旅——毕竟两个人以上就会忍不住交流报点*,而俱乐部明文规定新赛季必须进队伍语音,考虑到中文尚未能熟练掌握,而旁若无人地韩语交流又可能会引起反感,所以近来大家都选择单排:进入队伍频道,安静如鸡地打游戏,顺便试图从队友叽里呱啦的交流中辩认出几个自己学过的词汇,倒还没怎么真正开口讲中文。

作为一名伟大的奶妈,而且主要是玩天使、卢西奥这样抽抽烟、滑滑墙的英雄的吴世勋,受到的关注总是相对小些,相应的,受到的抵触也不怎么明显。

单排的这几天,基本都平平淡淡就过去了,队友们除了开始惊讶一下——据吴世勋猜测大意是——“这真的是那个EXO的吗?进语音了?”以外,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反应,而他也会有意识地和队友进行一些配合,有什么的意见的时候在队伍频道里打英文或者汉语拼音作简单交流,效果怎样也就尽人事知天命了

 

吴世勋英雄其实玩得很杂,但既然在战队里担任副奶的位置、生涯概况*里也是奶的数据最高,为使队友安心,一般情况下都会补位拿辅助。但他最擅长的天使在队友不给力的情况下很难打出作用,所以大部分时候会拿安娜或者禅雅塔carry队友,毕竟补奶是表明诚意拿出态度,具体怎么个打法,别人就管不了了,能赢才是王道。

 

这样打了几天,上分倒也还顺利,安娜和和尚6起来凶残得很,唯一的小小缺憾就是不能用天使挂机划水了,作为一名忠实信奉“能躺赢为什么要carry”这样一句格言的选手,吴世勋非常不满意。

 

吴世勋算是一个双飞型天使,没有法老之鹰可飞会觉得走位不太顺心,还在韩国的时候,他和文奎哥是队伍里的双飞组合。EXO转战中国,文奎哥却留在了韩国,伯贤顶替了文奎自由人的位置。比起法老之鹰,边伯贤其他的英雄会更加亮眼一些,所起EXO的战略体系有了一些调整,一般除了针对对面阵容外,不会起双飞。

 

这样一来,吴世勋的天使在比赛中算是被封印起来了,而在排位的时候,没有会玩的鸡带飞,游戏体验实在是太差了。对于这一点,信仰天使的世勋实在是感到十分遗憾,也一直想着能不能再找只绑定鸡一起玩耍。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可是,找鸡这件事,心态人品技术缺一不可,要再加上点儿小要求,那可不比找对象简单多少,可能还得看点儿缘分,加之世勋还不怎么会中文,更是难上加难了。这么久来,野鸡碰到过一些,可固定双飞组合一直也没能飞起来,只好随缘。

 

又是一个单排的晚上,吴世勋拿安娜和和尚拿得正有点疲惫,新排进一局便看见有单排队友选了法老之鹰。

他对这个玩家是有点印象的,爱拿法老之鹰,而且打得还不错,是他来国服以来见过的比较稳的鸡之一。可惜,怕是个有主的家鸡*,上赛季在大部分排到他的时候,他都带了个绑定天使,鲜少见到他单排的时候。

带着点疑惑,世勋进了队伍语音,队友正你一句我一句欢声笑语着,他听不太懂,只模糊地捕捉到“韩国”“EXO”这些他比较熟悉的词语,紧接着一个大汉用很僵硬的疑问语调询问道:“Korean?”

吴世勋按着这两天的一贯回应方式在队伍频道里打下了Hi :)

 

既表示了友好又表现了高冷,吴世勋觉得这还蛮符合自己的人设的:)。

 

队友们纷纷选完位置,正好给他留了个副奶,他矜持地思考了一会儿,选定天使,地图是伊利奥斯:深井,这个图是适合拿双飞的,有过几面之缘,他还是对这只鸡抱有蛮大期待的——而且虽然听不懂,但声音还挺好听的,清脆而富有生气。

 

一上天,吴世勋立刻觉得满意极了,有他在后面跟着,这只鸡上去就是骑脸,霸道得不行,伤害打得很足,这才一会儿他就已经有三个消灭助攻了。在他们地面只掉了一个的情况下,这一波压过去把点占下来应该是稳了。

而且这只鸡不愧双飞经验丰富,等人、给视野、接人等细节做得完美无缺,肯定是时时刻刻都在注意他的位置,用户体验五星好评,吴世勋走位走得舒服极了,简直心花怒放——就是一想到这只鸡是别人的家鸡,就感到无比惋惜。

 

他们打得顺风顺水,直到第二回合,才出现了一点小波澜。

 

在第二回合中,一开始两波团,对面都是一上来就被法老之鹰打掉一两个,从来没能人齐着开团过,所以技能攒得也慢、且没机会交,第三波的时候终于是攒出了六个大,集合打了一波进攻。

大招多自然是有巨大优势,团一开,对面猎空就成功用炸弹粘掉了己方安娜,地面的血线立刻被压低了,尤其是D.va,机甲眼看就撑不了多久了。

 

想打赢这一波,机甲不能爆——世勋一点也不想把这波让了,他见法鸡输出位置还可以,决定放生一会儿他,去奶地面。

D.va这会儿正撑着防御矩阵对着一个76和dj瑟瑟发抖,他一个shift飞了D.va,极限抬血,堪堪奶住了机甲。

谁知,让他傻眼的是,这个小妹妹可不是个知恩图报的——下一秒,D.va就把他卖了。

看着shift飞走的D.va,吴世勋此刻真的是满头问号了,他这一愣神,对面Dj灵性右键一推,就把他推下了悬崖。

 

而最骚的是,吴世勋的大招在这时候,充能完毕了。

——这让他如何甘心去死?上面对面放了几个大,队友死了一片,要是他飞上去一个复活,这一波妥妥能站住,全场最佳也能收入囊中。

他挣扎着按空格左右漂浮,视野内一个能飞的人都没有,只能通过队友的图标看到法老之鹰还在天上飞,血线暂时还挺安全。

可全指望他能不能救自己一下了! 

思及此,世勋按着空格,壮着胆子头一回开了麦,小小声喊道“Help——Help——”喊了又有点后悔,要是没人理他那岂不是很尴尬。

 

在他的空格快要撑不住,就要掉下悬崖摔死的时候,悬崖边一只鸡腾空而起,如同一个脚踩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出现在了世勋视野里,他看着熟悉的蓝框简直要感动得热泪盈眶,赶忙shift飞向了他,给他加满了血后,俯身飞向地上的阵亡队友的灵魂球,来了一波救世,对面本就已经减员了,这边很快便把剩余残血都收割了。

这一波拉了四个,怕是要上全场最佳喽,美滋滋!

嗨皮之余,吴世勋是看这个法鸡小哥哥越发顺眼了,还特地对着他发了一个“谢谢你”的语音。

万万没想到,小哥哥居然注意到了他发的系统语音,还专门开麦回复:“不客气。”

 

最重要的是——用的还是韩文。

 

吴世勋惊异地眨了眨眼,马上开麦问道:“法拉是韩国人吗?”

小哥哥温和地回复道:“不是,中国人,但是在韩国读过书。”

“那韩语说得很好啊,我都没听出来不是韩国人。”吴世勋恍然大悟地称赞起来,同时在心底默默觉得这个会韩语的小哥哥说韩文和说中文的感觉不太一样,刚刚听他说中文的时候觉得声音清脆又健气,可是一说韩语,听着就软绵绵的温柔得不得了。

此刻,在吴世勋的心里,对这个玩法拉的小哥哥好感值已经max了。能遇到一个会韩语的队友,也是太难得。他几乎是立刻就给他发了好友请求,也秒被通过了。

 

虽然吴世勋平时傲娇又高冷,但是一遇到感兴趣的朋友,要熟起来对他来说是再容易不过了。他们聊了几句,一得知小哥哥年纪比他大,就一口一个“哥”地叫了起来。

“哥,我的名字就是我的ID,对,Sehun,我就叫这个的,吴世勋,我回去问问翻译哥哥中文应该是什么字~哥你呢?”

“啊,我啊……叫我Luhan哥吧。”

“Luhan哥?”

“对。”

 

俩人飞快地就这么混熟了,在队伍语音里用韩语旁若无人地聊得火热。一开始无辜队友还一脸懵逼地说了几句话,到了后面队友除了偶尔报报点也就索性不管了——反正能赢,大不了静音这俩人就是了。

 

聊了半天,世勋突然想到什么,带点小紧张和小期待地问道:“哥,我之前遇到你,你不都在和另外一个天使一起吗?今天怎么单排了?”

鹿晗有点惊讶他居然会问这个问题,失笑道:“哦,Lay他最近抱上了土豪的大腿,抛弃我了。欸,说到这个,世勋哪,你平时有固定双排的人吗,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排吧?打双飞。”

“hao hao,没有的!哥以后一起打吧!”吴世勋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顺心遂意的,一双眼睛笑称了弯月牙,赶紧答应,甚至用刚学的中文说了两声好,引得旁边EXO的队友们不禁侧目。

 

“我们忙内这是遇到什么好事儿啊?这么开心?”边伯贤这会儿正吃着啃着零食坐在一旁无聊,看到忙内美滋滋的样子大为新鲜,“打个排位原来还能乐成这样的?”

 

“耶嘿,秘密~”

 

而此刻开着直播的鹿晗也是高高兴兴。

晚上遇到的这个韩国的天使技术、走位、意识都一流,第一次和他配合的时候几乎和以往的搭档一样默契。

嗨,说到以往的搭档——长沙小骄傲主播本人最近可是遇上了麻烦了。鹿晗之前在偶遇时和吴亦凡吹了一波Lay,结果这土豪还真就跑去敌台看他的直播了,不但看了,还就在那儿常驻了,眼睛不眨地给敌台主播送礼物,也不知他自己直播平台的员工要怎么想。总而言之,LAY是被土豪缠着一块儿打游戏了,想想就很心疼他。

于是,鹿晗失去了自己的天使,简直失了志。可无论怎么说,这事儿也是他挑起来的——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但上天眷顾,鹿晗正愁着单飞难的时候,可不就碰着了一个韩国小天使!

打游戏一开始,他就对这个天使的技术满意得不得了,但是他也是怕了EXO队员们一贯的高冷,生怕重蹈覆辙,再热脸贴个冷屁股,也没有主动搭话。

直到天使开口喊Help——妈呀这个小奶音,直把鹿晗萌得生活不能自理,他们才顺其自然地聊了起来,和想象中的高冷截然不同,这个韩国弟弟乖巧得不行,一口一个“哥”,叫得鹿晗是忘乎所以。

 

——天啊,韩国弟弟们都这么可爱的吗?

整天浸泡在天梯上的骚话和骂娘里,鹿晗不禁想知道了:包括那个国服第一的EXOKAI也是这样?

可他只试着联想了一下EXO凶残的不行的C位和T位们,立刻就打了个冷战。还是决定坚定地认为只是因为这是个玩天使的弟弟,所以才会像个小天使一样的。

 

这厢鹿晗用韩语聊得起劲,却是完全忘了自己作为主播的义务,无视了弹幕一群听不懂的观众刷频的“?????”

弹幕见完全得不到主播的关注,都非常愤怒了。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诋毁他们的主播:

 

“蛋蛋还在苦海里挣扎,罪魁祸首居然转头就另觅新欢了,渣,真的渣攻。”

 

“攻你妈臭嗨,主播绝对是受。”

 

“啥玩意儿?小鹿说叫他什么?Luhan?这是小鹿的名字吗?夭寿啦,主播或在告诉第一次见面的天使他从未公开的真名。手动再见”

 

“?????退订了,886”

 

“完了,这句我听懂了,他在邀请人家跟他双飞。我们可怜的长沙小骄傲已经变成Exmercy*了”

 

“欸,可是韩国小哥哥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QAQ”

 

弹幕这会儿最大的节奏一是讨论那个“Luhan”到底是不是主播的真名,具体又是哪两个字;二就是一群奇怪的女粉群情激奋鸡血沸腾地就这段一只鸡和两个天使的复杂关系展开的一系列讨论。

 

 

……噫,我的观众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辣眼睛。

鹿晗啧啧两声,嫌弃地不再看弹幕助手。乐颠颠地把新认识的韩国天使弟弟拉上了车,快乐双排,和谐上分!

 

 

注解:

1.报点:向队友告知战况,比如敌人的位置等

2.生涯概况:生涯概况里有玩家的各个英雄的使用时间和每个英雄的各项数据,基本可以从中看出该玩家主要使用的英雄和水平。玩家可以互相查看。

3.对于法老之鹰这个英雄的称呼:法老之鹰=法鸡=法拉=鸡

4.Exmercy:天使的英文是Mercy,前任天使的意思,系作者某位亲友发明创造的单词。


【这章我们钟仁甚至没出场,瑟瑟发抖,简直不敢打开鹿tag



【开鹿/桃色/繁星】向我开炮(守望先锋电竞AU/全员向)C4

C4 天降正义


都说来中国这个决定是机遇也是挑战。

当新鲜感和对新生活的喜悦像潮水一样慢慢褪去后,那些锋利的礁石也露出了它们不太友善的面目。

他们是无往不利的,但他们也是孤立无援的。

EXO来到这个国度,享受了这些优厚的待遇,也不得不付出代价——面对莫大的敌视和恶意。

 

即使语言不通也不熟悉中国的社交网络,他们也大致知道中国守望电竞圈并不欢迎他们,可条件所限,打字语音都无法沟通交流,在尚无计可施的现下,也只能带着一点侥幸走一步算一步,沟通不了能赢就行。也许他们会永远作为一支奇特的外援队伍,格格不入却又让人难以忽视地存在于天梯与各个比赛中。

 

但没有想到,这样微妙地保持着平衡的局面很快便难以为继了。

 

EXO是在第二赛季中期进驻中国的,队员们的ID高挂国服榜首半个月的时间,临赛季末眼看要轻松夺魁的时候,变故陡升——几队外挂*花大力气专门狙击他们,十个以上一起排,狙击到了就演,一下子吃了他们许多分,比赛时更是在频道里用各国语言大肆辱骂他们,气焰嚣张至极。都吃了亏之后队员们只好相依为命拉起来六排,可碰上挂依然难打,偶尔打赢也打得精疲力竭,在这拉拉扯扯之下,排名也都掉了下去。而国内电竞圈的粉丝们的反应却相当暧昧不清,原来总自诩正义痛恨外挂的都缄口不言暗中窃喜,而无所顾忌的那些直接幸灾乐祸拍手叫好,大概都是觉得“虽然开挂死全家,但爱国人士的事情,怎么能叫开挂呢。”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天,队员大都心灰意冷,逐渐也就打得不那么勤快了,这种化为实质的恶意实在让人愉快不起来。但要说有多大受打击,却也是没有的,至少背负纯然的敌意比背负期待还是来得要轻松些。

 

只有两天赛季就结束了,队员们不愿自找苦吃,每天照常按原来作息打排位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金钟仁一个。

作为原国服第一名,受到关注和“重点照顾”最多的是金钟仁。

而被外挂演下宝座,感受到的心理落差最小的,也是金钟仁。因为他从没想过选择一条平坦的道路,打一开始,他眼前的世界就尽是看山喜不平。当梦中的风浪和远航遥不可及的时候,土地上的一点崎岖也能使人感到一丝慰藉。

一方面,面对陌生而蛮不讲理的敌意,金钟仁的内心充满愤懑不平;可另一方面,看到队伍和队员受挫,又能感到一丝模糊的快意,他到底还是无法对自己的境遇和无人分享的苦闷做到毫无芥蒂。这样的波折,似乎又让他们像过去一样紧紧依靠了。

失去了国服第一的位置,他倒并不在乎,一来陌生的游戏环境,荣耀也无人分享,登顶也不能还乡;二来他绝对的实力早不需这样一个第一来证明。保持不了第一,但也掉不到哪里去了,他照旧打,小幅度地浮浮沉沉,用头顶那些挂,权当一种锻炼。

金钟仁不是一个轻易屈服的人,鹿死谁手谁也没有把握断定。

 

面无表情地离开失败的比赛界面,金钟仁机械地点下搜寻比赛的按键,心中无比郁卒——刚遇到一拨五排的挂和他在同一边,和对面的六个玩家在比赛频道里做一些看不懂的交流,直接让了。这种情况最让人觉得无力,个人能力毫无用处,一打十一论谁也无力回天,最恼人的是对面的六个人应该都不是挂,却也毫无心理负担地和挂队通力合作,直接把他们平推到点。

“这真的是在自虐了”金钟仁有些茫然地想,却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他看着搜索比赛的不停转动的小圆圈,心中少有地感到动摇。

 

在这阵阵起伏的心绪里,他再一次排进了比赛,一眼便头疼地看到刚刚五排的挂队这次到了对面。深吸一口气按捺下心中的烦躁,再看看队友,还好都只是普通路人,起码还是有的打的。内心稍定仔细看了看两边,发现对面的那个孤零零的路人并不陌生,还是个主播——主播,金钟仁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点希望:主播一般碍于形象,都不会公然保挂,而是选择挂机。不出意料的话,这会是一场五打六的比赛,虽然难打但还是可以一试。

 

 

鹿晗看看五排的外挂队友,又看看对面那个神秘高冷的棒子,一阵无语,一时也不知这是故意还是巧合。最近“爱国”外挂专演棒子这件事已经传遍国服了,虽然他对这个不交流还曾经“演”过他的大腿并没什么好印象,对外挂也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但这件事压根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余地,作弊行为就是该遭到抵制,无论打着什么旗号都不该纵容。

从外挂开始针对KAI开始,也有好几天了,他居然现在依然还在打天梯……鹿晗试想了一下假如是自己,不禁恶寒了一下,他肯定早眼不见心不烦撒手不打了,思及此,他竟然对这个棒子产生了些许同情和敬佩。

眼看着挂们纷纷掏出堡垒大锤天使猎空,他叹口气选了小美*。在比赛频道里打到:“我们输,你们过会儿别打我。”

 

金钟仁选的依然是麦克雷,准备时间里,对面那个主播在比赛频道里打了字,应该是和他们沟通过了不会保挂*,他不禁松了一口气,在这糟糕透顶的几天里,这都可以说是数的过来的好事情了。比赛开始,一出门便掉了两个队友,一看,对面果然是外挂的常用套路,奶锤堡*、安娜、猎空。这都在意料之中,他拿麦克雷就是为了针对猎空,虽然这个挂队的自瞄猎空走位意识都有、非常难打,但一枪爆头就能直接带走,solo*他是有信心至少五五开的。

 

而开打之后的情形更是在金钟仁意料之外,对面的主播不仅没有保挂,而且选了美专门封外挂奶锤堡的墙,有了他的干扰,这组外挂奶锤堡的作用和效率一下子减小了许多,再加上金钟仁稳定的发挥,他们这边居然小有优势。

先打的进攻,当车推到点的时候,金钟仁几乎有些难以置信,不光是因为怼挂少有顺风的时候,更因为在这里鲜少有人在遇到他的时候依然这样坚持游戏的规则和正义,愿意挂机的有一些,可从没有人这样卖力地维护他、哪怕是他的队友的游戏体验。而遇到的这些队友,老实说,能勉为其难和他配合、不演他就不错了。

或许对面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有个韩国人,金钟仁这样想到,或许这个主播只是尤其正义特别厌恶外挂,或许他只是沾了五个路人队友的光。经过这几天的种种后,他已经对自己所受到的排斥有了深刻的理解,不敢报什么期望了。但纵然如此,此刻的他依旧是无比感谢那个人的。纵然完全不认识这几个字,他也依然郑重而仔细地看了看那个ID,试图把它印在脑海里。

这时,他注意到,对面的外挂开始在比赛频道不断发消息,也不知道实在骂自己还是嘲讽那个主播,打从心底,他希望是前者吧。

 

换他们防守时,可能是考虑到奶锤堡还是给他们造成了挺大的威胁,主播抢了大锤,还不停跑过来给他们送能量,这为了他们能赢可以说真的不遗余力了。来了个充电宝大锤,的确是比刚刚更好打了一些。

大概是内心受了不小的鼓舞,金钟仁一时间手感爆炸,疯狂输出,一连点掉了猎空天使和堡垒后,手热得发烫,一不小心动作流畅地把在他面前乱晃的大锤也点死了。看到跳出的团灭两个字,他才反应了过来,“啊”地短促惊呼出声,有些不安又有点羞赧地笑了起来,笑完又感到了些许郁闷和沮丧——人家好心好意碰上自己这种失误,怕是不高兴吧。

嗨呀,怎么就没注意下呢

在他纠结不已的时候,主播在比赛频道里发了“。。。”的字符,金钟仁更加无措了,但愿意抱怨代表着其实不那么介意对吧。正想着该怎么办,要不要解释一下又要怎样解释时,比赛频道里又蹦出来一行字:“别打我呀。”——用的还是韩文。

金钟仁愣住了,他几乎是有点受宠若惊了,看这意思,这个人对于他是谁以及外挂针对的是谁都明白的清清楚楚,还特地用韩语和他交流——也不知会韩语的是主播本人还是他的观众。有点尴尬地抿了抿嘴,他在聊天框里打了又删,不知道该怎样回应。

发过来的是一个祈使句,似乎并不需要他解释,他纠结半晌,最终还是退出聊天,懊恼地重新投入了战局。

 

最后他们有惊无险地战胜了外挂,比赛频道里刷得飞快,不知是不是又在打骂仗。金钟仁当然是没有参与,而那个主播也一言不发就离开了比赛频道,想必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他点开了这个“鹿小爷”的生涯概况,惊奇的发现这居然也是一个玩DPS的,用的最多的还是法老之鹰这样有个性的英雄,模糊地回想自己排到他的那些次,他……好像都被迫补位了?

金钟仁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哥们儿说不定对自己印象不太好,可能还颇有怨念。鼠标下拉,扫了扫他的数据,都挺优秀的。不如下次遇到他,选毛妹给他套盾吧?

 

而此刻,鹿晗正在进行新一轮的搜索比赛,表面上不显,实则内心郁闷至极——刚刚的大佬也太特么高冷了吧,我累死累活拦着挂就是为了把自己的分送给他们,为了他还被那些垃圾外挂喷了一身粪,结果一句谢谢不说,居然还毫无歉疚地打他。

自从上次遇到没法交流后,鹿晗特意在打游戏的电脑上装了韩文输入法,这次好不容易派上用场,结果大佬毫无反应,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他男人的面子无处安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下了游戏立马就要把韩文输入法给卸了!

弹幕里观众们还在疯狂夸他正义有原则,成吨的赞美并不能美丽鹿晗的心情,他面瘫着脸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弹幕,一句话都不想说。

 

突然,游戏里跳出一条好友请求,因为天天加他的路人和水友都很多,鹿晗不甚在意地点开看了一眼。

这一眼,他就愣住了——“来自EXOKAI的好友请求”。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鹿晗已经笑出一脸褶子了,弹幕里更是“哇——”成了一片。

国服第一大佬主动加他好友!

韩国棒子主动要和他进行交流!!

可把他牛逼坏了!!!

 

鹿晗故作高冷,清清嗓子,轻描淡写,实则手比谁都快地秒点了接受,内心暗爽不已全是波动。

 

这分掉的值!

这棒子可还算有点良心!!

美滋滋!!!

 

 

注解:
外挂:就是大家说的“开挂”,就是在游戏中作弊,有自动瞄准挂、透视挂等,性质非常恶劣,开挂可以举报,核实后官方会封掉作弊的账号,但是网易效率不太高,封号通常会比较慢。


保挂:指自己没有开挂,却选择一些能保护队友的角色帮助作弊的玩家,利用开挂的人帮助自己上分。


奶锤堡:天使大锤和堡垒的组合,是一个以堡垒为核心的套路,大锤举盾保护堡垒,天使給堡垒加血加攻,以堡垒打得准为基础,很适合开挂自瞄的堡垒。


小美:游戏中的一个角色,可以放冰墙,可以挡住敌人也可以挡住队友,是阻止己方外挂的通常用的英雄。


solo:单挑



————————————————————

其实本来想每一章都换一个人的视角写,换了三个后换不下去了hhh